似玄/殷世尹

湾家人,目前江湖大梦(楚留香)深坑。
ACG宅,二次元廚、歷史廚。
近期雖然楚留香、言切一直線,但本命仍有三丕、曹丕受等。
文渣畫渣,一切以愛為出發點進行創作。

最近耍帅耍帅一直线但为什么总被华山的抱——?!

好之后要产华武或是武当自销了(?)

论被反攻的极大几率?

明明看起来很派为什么给人感觉很受???

【楚留香相关,微蔡侠】

【隨筆】


仙鶴終究殞落,被滾滾紅塵埋沒了身姿,就連最後一聲鳴叫也尚未發出便已消失無蹤。


亡於萬聖閣暗殺的少俠,行囊裡頭看不到什麼值錢物,畢竟他生來單薄,花費僅是藥材與裝備上頭,然而人死匣滅,等同他把所有能利用的物件也全數帶走,不讓人為此爭論。


但,唯獨裡頭用了好幾層包覆的物品是那位被他尊稱為「師兄」,目前困於玲瓏坊點香閣的沏茶師父「蔡居誠」手裡的酒壺及帕子,以及位在倉庫裏頭的鎮玄匣還完好如初。


少俠曾說他要將師兄帶離煙花之地,看盡山水、看遍美景,彷彿要把當年武當愧對於蔡居誠的所有,用少俠他的一生,通通彌補回來。


然而現在,卻什麼都留不住了。


當時少俠眼裡的執...

衛宮切嗣生賀(FGO殺切視角)

就像做了一個很棒的夢。


穿著西服,一手牽著白髮飄逸的美麗女子,一手抱過與女子外貌相像,個性卻十分活潑外放的女孩兒在街上閒逛,不時的談吐與笑意充斥著周圍,整體看來溫馨萬般。


而那時似乎對著女人說了些什麼,銀鈴般的笑聲不時在耳邊響起,鼓動的心跳彷彿重獲新生,大大震撼著這個早已死寂多年的靈魂。


女孩兒不時抱怨東抱怨西,小手扯弄髮尾讓人疼痛,但卻怎麼樣都無法對她大發脾氣……嘴邊的笑意從來沒有淡下,甚至在兩人耳邊低語著只有在義大利大街上才能聽聞的甜言蜜語。


啊,那女人似乎是個德國人,但卻不影響彼此之間的交流,甚至在話術討論上,對方更勝自己一籌。


「切嗣,不覺得日本很棒嗎?」...

獨留傷感在其中。

近期感情狀況不順遂,身體連帶變得更糟糕,雖然早有預估卻仍不敵這痛處。

每晚的折騰怕是把人給逼瘋。

這時怕是只剩下那些徒留憾恨的人才能給我些許寬慰吧。

不是笑話他們,而是他們都有勇氣活下去,我這點痛又算得了什麼……

雖然這個地方該以寫文為重,但此刻我卻想好好宣洩一下。

原因無他,只是想要找到一個他人對自己陌生的地方,做一回自己。

否則,又將只是強顏歡笑,難以自持。

情人節【邱蔡對話式突發】

因為看醫生發現有心悸,此外身體幾乎全垮,所以現在可能都只能發這類突發對話來補補自己的精神HP。

▷現代

「邱居新我和你說,那什麼天殺見鬼的情人節你不許給我過,那種只會賺人口袋錢的垃圾節日,看到就生厭。」

「嗯。師兄,糖葫蘆。」

「哼……等等,不是下雨天,你打哪兒來的糖葫蘆?」

「夜市。」

「夜市還開著還真是感動……你冒雨出外?」

「嗯。」

「你有何居心?」

「嗯?嗯。」

「邱居新你給我老實招來。」

「情人節。」

「……算了算了你這個老頑固還記得這鬼節日我服了你,我吃我吃。邱居新,收起你的笑容,很毛。」

「師兄,可愛。」

「你想要被踢到外邊淋雨的話你儘管說。」

近期報告

算是工作時數加長還有感冒的原因,現已看糧多過產糧,看到各位太太的好作品都很想衝動下單,不過現實殘酷……唉,只能當個默默小粉絲了。

人生當中第一次的布上彩繪獻給蔡師兄了

虐文3、配對燭俱燭?

——————

有些話語是可以坦言,有些則否。
語言是極富魅力也具有危險的雙面刃,一旦執起了它,無論你是否得以駕馭都必須為「執起它」的一事負責。

然而,這把雙面刃是如何沉重,卻無人知曉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愛你。 他這麼說道,如同每日清晨兩人相見在長廊上的問候,如同出陣時的鼓舞,又似是內番時的閒話家常。

燭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羅的互動,一直以來讓人欣羨。 不僅僅是作為伊達家族的兩人總有說不出口的默契,也是因為燭台切光忠本身的個性就稍嫌浪漫吧? 一旁的大俱利伽羅總是用不耐煩的表情回應,但並未因此拒絕對方的親近這點,對眾人而言既是默許也是同樣喜歡的證明。

只可惜好景不常...

© 似玄/殷世尹 | Powered by LOFTER